<rp id="e038v"><ruby id="e038v"><u id="e038v"></u></ruby></rp>
    <form id="e038v"></form>
      1. <li id="e038v"><acronym id="e038v"></acronym></li>
      2. <dd id="e038v"><track id="e038v"></track></dd>
      3. 粉紅十月 注射用胸腺法新關愛乳腺癌患者共愈未來

        乳腺癌是嚴重威脅全世界女性健康的第一大惡性腫瘤,是導致女性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每年10月是國際乳腺癌關愛月。近年來,我國乳腺癌發病率、死亡率逐年遞增,2018年3月,國家癌癥中心發布的最新數據顯示,全國女性乳腺癌新發病例占女性惡性腫瘤的16.51%,位居我國女性癌癥發病率首位,死亡率位居第5位1。

        從19世紀50年代開始,乳腺癌治療從以手術治療為主,19世紀60年代化療開始全面應用,70年代開啟了內分泌治療,到2000年以后靶向藥物不斷涌現,乳腺癌的治療理念和治療手段隨著科學的進步也不斷更迭,逐漸成為了治療方法最多、效果較好的實體腫瘤之一。

        如今,我國乳腺癌患者的生存率及生存時間都有了明顯改善,2018年發表的CONCORD-3研究顯示,我國乳腺癌5年生存率達到了83.2%2,患者帶癌生存成為常態。因此,乳腺癌尤其是晚期乳腺癌的治療目標也轉變為在提高患者生存期的同時,緩解癥狀、提高患者生活質量。

        眾所周知,盡管治療方法多,化療目前依然是各亞型乳腺癌的基礎治療手段。但化療雖然能夠明確治療乳腺癌,毒副反應卻困擾著患者(如神經系統毒副作用的發生明顯增多),且會造成患者免疫功能降低或受損,不利于改善患者預后。因此近幾年,有專家指出,可通過免疫治療聯合化療,來激活機體自身特異殺傷機制,從而滅殺腫瘤細胞、提高療效3。

        隨著乳腺癌免疫治療相關臨床試驗的開展,曲妥珠單抗、帕妥珠單抗、T-DM1、MM-111等顯示出了較好的療效4,讓人們看到了乳腺癌免疫治療的曙光。同時,多個研究證實,免疫調節劑注射用胸腺法新能夠改善化療對乳腺癌的短期預后和患者免疫功能,降低骨髓抑制和胃腸道反應,如惡心、嘔吐、乏力3,并對化療所致神經系統毒性有一定預防作用5。此外,已有國內研究報道證實,注射用胸腺法新可刺激多種免疫活性細胞成熟,改善腫瘤患者T細胞亞群分布,調節機體細胞免疫,對腫瘤細胞的生長有抑制作用也被多項研究證實3。而且在聯合化療時,注射用胸腺法新不僅改善了化療患者的免疫抑制及預后6,同時還可以減輕放療引起的放射性肺損傷7。

        隨著乳腺癌生存率顯著改善、死亡率保持平穩,患者不僅要長期生存,而且要提高生活質量,在治療癌癥本身同時,伴隨疾病如心血管疾病、骨質疏松等都需要考慮在內。因此,患者在對抗癌癥、接受治療時,提升免疫力也成為至關重要的一部分。只要患者堅持合理的治療方案,加上良好的心態、健康的生活方式,我們有理由相信,乳腺癌將能被治愈。

        參考文獻:

        1 2014年中國女性乳腺癌發病與死亡分析[J].中華腫瘤雜志,2018,40(3):166-171.

        2 2018年柳葉刀雜志刊登CONCORD-3研究.

        3 謝琴. 化療聯合注射用胸腺法新治療乳腺癌的臨床研究[J]. 臨床醫藥實踐, 2019(8):576-578.

        4 曾榃倫等.乳腺癌免疫治療研究進展[J].《中國腫瘤生物治療雜志》2019年01期.

        5 安彤同等. 胸腺肽α1治療化療所致神經系統副作用的初步研究[J]. 癌癥, 2004(s1).

        6 Liu Z, et al. Superiority of robotic surgery for cervical cancer in comparison with traditional approaches: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J]. Int J Med Robot, 2017, 40: 145-154.

        7 Mendivil AA, et al. Survival rate comparisons amongst cervical cancer patients treated with an open, robotic-assisted or laparoscopic radical hysterectomy: a five year experience[J]. Surg Oncol, 2016, 25 (1): 66-71.

        a黄色片